首页植物学动物学在线支持英语沙龙生物博物 自然与创新通选课概况
一类保护动物 二类保护动物 我爱白鳍豚 高原生物接密 神奇的蝴蝶 .

          白鳍豚,下世纪我们还能相见吗?
               顾理平等 

  近日,多家中央及地方新闻单位分别用《与白鳍豚同悲》等惊人的标题,报道了今年11月专家对长江全流域白鳍豚考察的结果。白鳍豚素有“长江中的大熊猫”的美誉。它仅存于我国长江之中,是世界上最为濒危的动物之一。由于现存数量太少和生存环境的恶劣等种种原因,专家们预言,如果不采取拯救措施,白鳍豚将在20年左右灭绝。由农业部牵头,沿江省市渔政部门和有关专家参加的1999年长江全流域白鳍豚考察历时6天,考察船沿长江左右岸进行地毯式搜索,共发现白鳍豚5头次,这个数量比去年又有下降。21世纪,我们还能看到白鳍豚追波逐浪的潇洒身姿吗?为此我们采访了两位白鳍豚研究专家棗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博士生导师周开亚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华元渝教授。

          “长江中的大熊猫”

  在周开亚教授的实验室里,周教授为我们介绍说,白鳍豚属淡水豚类,除白鳍豚外世界上还有四种淡水豚,分别产于恒河、印度河、亚马逊河、南美洲沿岸海域,都是古老而原始的鲸类,其中以白鳍豚发现并定名最晚。自70年代初开始。我国鲸类学者便着手对白鳍豚进行生态考察。70年代末根据周开亚教授建议,建立了白鳍豚科(Liprtidae),这是中国科学家在白鳍豚研究上的巨大贡献。

  白鳍豚最珍贵之处在于它仍保留着2000多万年前的一些古老性状,是真正活伦石。它的骨骼、胃及视觉等器官结构独特,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正因为这个原因,它一直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高度重视,赢得了“长江中的大熊猫”的称号,是中国的国宝之一。古代的长江是白鳍豚宁静舒适的家,那时候,人类只有原始的船舶和渔猎工具。长江保持天然的生态系统。据推测,过去曾经有几千头白鳍豚生活在长江中,一代一代生息繁衍。

  虽然我国当代科学家直到1980年前还没有亲眼见过活的白鳍豚,但是我国古代学者和劳动人民早就发现了这种美丽的生灵。早在西汉时(约公元前200年)定稿的《尔雅》中便有“白鳍”的记载。晋代《尔雅注》就有如下一段注释:“鳍……江中多有之。 ”在我国鲸类学者多年艰苦的考察研究下,对白鳍豚的生物学特性已经有了一些了解。白鳍豚喙极狭长,眼小,鳍肢宽而稍端钝圆,低三角形的背鳍是其最明显的野外识别特征。体上面蓝灰色或灰色,体下面白色。体长最大2.5米,通常3-4个为一群,有时几个小群合为一个群。白鳍豚外形上有两处值得注意,它的眼睛特别小,好像两颗绿豆,位于口角后上方,二是没有外耳,耳孔小得犹如针眼一般,这表明白鳍豚的眼和外耳都已经退化了。白鳍豚体内有着独特的发声和接收回声定位器官,发出和接收的声波频率都在超声范围,在江水中,它们就利用本身的声纳系统来别物体、探测食物、联系同类和躲避敌害。

  1980年首次捕获活的白鳍豚“淇淇”饲养在武汉东湖畔的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里。通过对它的饲养、观察记录,不仅对这种稀有动物进行形态学、生态学、生理学等基本学科的研究,同时在仿生学、动物声学和军事科学等应用科学方面取得宝贵资料和启发。 

  时至今日,长江流域的生态环境发生了不利于白鳍豚生活的改变,其数量急剧减少,如今水深浪阔的江面上,偶尔再露出白鳍豚的泳姿已变得令人惊羡与兴奋。周教授不无焦虑地说,如果白鳍豚在二十年内灭绝,将是生物多样性和自然界基因库的完整性的一大损失。

         威胁白鳍豚的主凶何在?

  本世纪20至60年代,国际动物学文献曾经认为白鳍豚主要分布在洞庭湖中。周开亚教授于1974年沿长江走访了五省市的许多渔民,在宜昌访问的一位老渔民在本世纪40年代抗日战争时曾迁居三峡内黄陵庙和莲沱,并曾在两地各捕获白鳍豚一头。60年代,宜昌江段也有捕获。1970年葛洲坝工程开工后,长江中游的枝城江段为白鳍豚分布上限,而富春江及和长江口区白鳍豚则在50年代、60年代相断消失。白鳍豚常在有沙洲分布的江段活动,通常沙洲两侧的水洲的下游汇合形成界水区,这里聚集较多的鱼,是白鳍豚游泳觅食的区域。从1978年以来的历次考察的结果表明,白鳍豚目前仅分布于长江中下游干流中(江阴至荆沙段约1400公里),其它江湖已不再有其分布。周开亚教授根据获得的资料认为,白鳍豚分布区由在长江中下游的干流中普遍分布,缩小到少数特定江段。这表明白鳍豚的生存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威胁。

  80年代初,长江中白鳍豚的最大密度约为每千米0.25头,共有400头左右。1989-1991年,南京师范大学课题组应用照相识别技术估算白鳍豚的数量,发现数量已比80年代初减少了一半,研究区域内种群密度约为每14千米一头,或每千米0.07头。假设白鳍豚仍然栖息在1700千米的长江段,而且整个栖息江段种群密度相似,则长江中尚存的白鳍豚可能只有约120头。最近几年,有关单位在长江中游和下游进行了多次白鳍豚考察,每次考察记录到的白鳍豚在10头以下,这表明江中白鳍豚的数量已不足100头了。而今年11月份考察结果更让人揪心。 近几十年来,长江流域经济活动的扩大,使生态系统发生改变,长江渔业资源急剧衰退。使白鳍豚食物减少,遭钩、网伤害的危险增加。其中滚钩、断箔等违章渔具是伤害白鳍豚的主凶。1987年在长江中游捞到一具白鳍豚尸体,身上滚钩扎伤的大小伤痕竟有103处之多。从对白鳍豚死因分析看,人类活动致死的约占90%。另外江水污染严重也是无形的杀手。

  长江航运的迅速发展是对白鳍豚生存的又一主要威胁。白鳍豚有时会被船的螺旋桨打伤或击毙。更有甚者,少数人由于无故而肆意捕杀白鳍豚。曾有人在江中引爆炸药,炸死了3头白鳍豚。三天后,此人竟又在该江段炸死另外3头,这些对于濒临灭绝的白鳍豚无疑是雪上加霜。

         世纪之问:白鳍豚真的在劫难逃吗?

  据华元渝教授介绍,当每一个物种的种群数量低于最小可生存种群时,必须建立自然保护区并且建立圈养种群,加强人工繁育。当前拯救白鳍豚的唯一可能和最大希望,是把白鳍豚从长江干流转移到环境条件接近于长江的半自然保护区中。国家对白鳍豚的保护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1989年经国务院批准,白鳍豚被列为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严禁捕捉。1992年在长江中游建立长江新螺段白鳍豚自然保护区和长江天鹅洲自然保护区,并在长江中下游设立了白鳍豚养护场和一些白鳍豚保护站。这些保护机构主要负责查处各江段违法捕杀白鳍豚和破坏其栖息环境的行为;救助受伤、搁浅的白鳍豚;观察记录本江段内白鳍豚的活动情况。

  值得庆幸的是在江苏镇江开辟长江豚类水生动物自然保护区的报告今年也已得到省内专家的论证及江苏省各职能部门的批准。省委书记陈焕友、副省长姜永荣均在省政协“社情民意”上亲笔批示,强调对长江渔业资源需加强保护。省水产局、环保局多次倡议在镇江建立豚类水生动物自然保护区,以积极支持长江豚类保护活动。华元渝教授自始至终参与了这一系列活动。他介绍说,当前的野生动物资源保护措施主要有三种,即就地保护、迁地保护、离体保护。考虑到白鳍豚目前的数量状况,采用就地保护的方式对白鳍豚保护更为有效,即重点保护白鳍最自然栖息地的全新保护模式,建立保护区维持其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的良好状态。经过多年研究,华教授最先提出在长江镇江段的和畅洲水域建立长江豚类水生动物自然保护区是就地保护的最佳方案。他解释说,长江江苏段特别是镇江段一直分布较多的白鳍豚,可以说是其自然栖息地之一。1955-1990年长江全江段白鳍豚死亡个体共收集66头,江苏段就有34冻,占总数的51.4%;白鳍豚分布区正在缩小且有向下游迁移趋势。受水利工程影响,尤其是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兴建后,河床发生长距离冲刷,白鳍豚喜欢栖息的大回水区遭到破坏,白鳍豚下迁的趋势越来越明显。白鳍豚自然分布区的上退缩到城陵矶江段。1986年以来南京师范大学组织的包括今年的历次考察显示,江苏江段特别是拟建保护区段确实存在数量可观的白鳍豚,并且今后还会增多。华教授自豪地说拟建保护区面积约44平方公里,无论从水质、河形、饵料等来看,其生态环境都优于湖北石首、安徽铜陵两个自然保护区。而且保护区筹建以来曾养护过受伤白鳍豚“江江”,保护白鳍豚的宣传工作深入人心,人们的环保意识较强。这可以说是新世纪人类拯救白鳍豚的最后一线希望,也是江苏人对于这一珍稀物种保护作出的巨大努力。

  然而,白鳍豚的数目继续在减少,因为杀伤白鳍豚的主要因素如轮船的螺旋桨、非法渔具、江水污染等因素依然存在。事实表明,由于长江环境的巨大变化以及一定时期内的发展趋势,白鳍豚已不可能在长江中安全地生活下去。残存的白鳍豚将继续在江中死去,直至此物种的灭绝。在“漩涡”程序上对未来白鳍豚灭绝的概率进行了模拟,表明它可能在未来20年之内灭绝。要使白鳍豚在长江中下游已分别建成的半自然保护区内生息繁衍,至少要把20余头白鳍豚从长江活捕起来,移到半自然保护区内放养。1995年12月在长江石首段捕获了一雌性白鳍豚,移入天鹅洲白鳍豚保护区内放养,但它只存活了6个月。从尸体的肋骨印迹在体表清晰可见来看,说明它已极度消瘦,健康状况很差。如何保证白鳍豚在保护区内正常宁静的生活已成为世纪难题。

         现代生物高科技能否拯救白鳍豚

  现代生物高科技发展迅猛。1998年,日本科学家宣布试验成功克隆牛后,克隆羊“多利”也被验明正身。利用分子水平的基因工程拯救白鳍豚理论上并非不可能。在今年10月份,陈大元教授领导的课师组已经成功地异种克隆大熊猫。在我国大熊猫的数量不足500只,而白鳍豚的数量更是不足100头,面对白鳍豚数量极少且生存环境的日趋恶化的现实,能否将克隆技术运用于拯球白鳍豚呢?对此周开亚教授表示,由于经费及技术上的原因,白鳍豚无性繁殖工作尚未开展。况且,白鳍豚数目太少,谁也不能保证将克隆技术成功应用在白鳍豚繁育方面。至于效法大熊猫“借腹还胎”异种克隆白鳍豚,有人设想借江豚之腹,华元渝教授认为这不可能,因为白鳍豚的幼崽大概有1米长左右,而一头成熟的江豚也只有1米。况且还要剖腹才行,而刀口的愈合问题仍是未攻克的难关,因为它不像陆地上的动物,而是在浑浊的水中生活。华元渝教授接着指出较为现实的是要加强对白鳍豚繁殖的研究,特别是生殖机理及育幼研究,较为可能实现的是应用现代高新生物技术探讨白鳍豚的人工授精技术,采用低温技术离体保存白鳍豚物种种质,建立白鳍豚DNA基因文库或饲养种群作为复壮、从建野生种群的储备。在将来等到条件成熟再运用分子胚胎,遗传学技术将白鳍豚遗传基因表达,复制出白鳍豚,最终回归大自然。

  无论是自然保护区也好,克隆也好,其目的都是为了拯救白鳍豚这一珍稀物种,但这仅仅是拯救手段而已,不能代替白鳍豚的自然繁殖。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加强白鳍豚保护区的建设,不断增强人们的环保意识,保护白鳍豚,也就是保护人类自己!白鳍豚这一物种的命运前途已经到了危急时刻,如果它在不久的将来带着它那最优美的泳姿激起的最后一朵美丽的浪花永远消失在长江中的时候,这将不仅仅是白鳍豚的悲哀!

(选自《扬子晚报》,1999年12月23日,B19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