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有濒危植物产生的原因
    稀有濒危植物产生的原因很多,有自身的原因,也有外界的因素。自身的原因是受植物的个体发育和系统发育特征所制约,而外因则主要是人类活动所形成的,并且这种作用远远超过了生物自身的原因。自从30多亿年前地球上出现生命之后,生物界就存在着新的种类不断形成和产生,老的种类不断退化和灭绝的自然规律,植物也是如此。植物在其长期的进化,发展和对环境的适应过程中,一些种类生活力不断增强,另一些种类则生活力下降,竞争不过其它种类,或者不能适应环境的变化,而最终被自然淘汰。例如,地球上出现剧烈的环境变化时,特别是历史上的冰期和后冰河干热期的出现,使过去很多非常繁茂的植物完全灭绝,现在只能从化石中去找它们。当时,有一些原分布在山东地区的植物也可能向南退却而在山东绝迹,或者保存在局部小环境中。从山东境内发现的化石看,在古生代后期的石炭、二迭纪时,胶东半岛和鲁中南地区具有湿润的气候条件,分布着茂密的森林植被。森林的种类主要以蕨类和种子蕨类最为丰富,其次是鳞木及裸子植物。以后则除种子蕨、科达树类外,尚有松柏和银杏属(Ginkgo)、苏铁(Cycas)等。经过中生代相当长时期的干燥气候,到侏罗纪又转化为湿润,有利于植物的生长与进化,组成森林的主要种类是银杏、苏铁、本内苏铁(Cycadoidea)及松柏类。这可以从博山煤田的构成及化石中得到证实。而上述种类除银杏目前在山东还有人工栽培外,其它早已灭绝。在新生代的老第三纪,山东的气候温暖湿润,植被属亚热带类型。组成植被的优势种类有松(Pinus)、雪松(Cedrus)、桦(Betula)、榆(Ulmus)、黄杨(Buxus)、杨梅(Mureica)、山核桃(Carya)、水杉(Metasequoia)、红杉(Sequoia)、水青冈(Fagus)、连香树(Cercidiphyllum),昆栏树(Trochodendror)等。在新第三纪,山东的气候开始转冷干燥,植被为暖温带——亚热带的过渡或混交类型。建群种类除杨、桦木、桤木(Alnus)、榆、胡桃(Juglans)等外,还有无患子科、楝科、省姑油科、大风子科、桑科、金缕梅科等热带、亚热带种类。而这些种类在山东多已无自然分布,只是在临朐山旺的古化石中可以找到。到了第四纪,由于冰期的影响,山东的年平均气温下降了7lO`C,降水也大大减少,气候具有暖温带气候的基本特征,植被也发展为典型批暖温带落叶阔叶林植被。组成植被的优势种类是各种温带性质的落叶阔叶树种和灌木及草本。常绿的热带、亚热带种类已成为稀有植物。但由于山东的植物区系与第三纪的植物有着密切的亲缘关系,加之局部小气候的影响,山东植物区系中仍有较多的落叶的热带、亚热带植物成分,但数量都不很大,它们构成了山东濒危植物的主要类型。此外,在植物长期的发育、进化中形成的山东特有植物,由于种类不多,也是稀有的类型。上述分析表明,由于地史变迁及环境变化的原因,山东的植物与过去相比,无论在种类组成还是数量上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地质时期曾经非常繁茂的植物有些已完全灭绝,只能在化石中去寻找它们,有些只在局部地区保留下来。可能有许多植物在人们还没有认识和发现它们或者还不了解其经济价值以前,也许早已绝迹了。这些原因,人类往往是难以制止的。然而,当前大量植物的灭绝或者处于濒危灭绝的处境,则的的确确是由于人类的各种生活与生产活动所引起,特别是由于近代的人类活动所造成的。人类活动引起植物濒危的原因,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大面积的森林采伐、开垦 
    山东是中华民族发祥地之一,人类活动历史悠久,因而对植物的影响尤为严重。早在公元前一千多年,山东省还分布有较茂密的森林植被,如《禹贡》中载有“济河惟兖州……厥草惟繇,厥木惟条。"更晚些时候,山东的森林植被他仍然繁茂,如《水游》中描写的
黑松林(实为侧柏林),树木高大参天,遮荫蔽日,林内还有老虎等猛兽出入,可见当时的森林盛况。但是在山东省,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农业就已经相当发达了,在《管子,地员篇》中曾有这样的记载:"赤垆历疆肥,五种无不宜,其麻白,其布黄,其草宜白,茅与灌,其木宜赤棠,见是土也,命之曰四施,四七二十八尺,而至于泉。"从这一记载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当时处于山东境内的齐国,农业生产已相当发达,且考虑到因地制宜了。《国语·齐语》中写道。"齐带山海,膏壤千里。”"粟如丘山。"并描述齐国国都临淄为"临淄藏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击
筑弹琴,斗鸡走犬…。》这表明当时的农业及人民生活都已达到很高的水平。由于农业的发展,森林到处被砍伐,以至目前在山东境内难以找到天然的原始森林植被。而由于森林的破坏,植物首当其冲受到危害,这不仅由于森林本身是由植物构成的,破坏了森林也就意味着消灭了植物,而森林的破坏也引起了周围环境的政变,使森林内外的植物受到不同程度的危害。同时,森林的破坏也殃及了依赖于森林的动物和微生物,最终也将威胁到人类本身的生存。因此,保护森林。不仅是保护森林和植物界本身,更重要的是保护人类自己。生态学家指出,"群落的发展导致物种的发展",同样群落的破坏也意味着物种的破坏。而森林群落是地球上包含生物种类最多的群落,要保护物种,必须首先保护森林。"目前对森林的保护还多处于保护小环境,保护水土这一观念,还未上升到保护植物、保护物种和保护生物多样性这样的高度上来看待,这还有待有于生物学家、生态学家、林学家、环保学家等做大量的宣传教育工作。
   二、过度采收与利用
    对植物的不合理利用,尤其是对一些经济意义较大的资源植物的过度采收与利用,是造成植物濒危或灭绝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例如对某些药用植物、纤维植物、用材植物等的过度利用。从表面看来,有些植物天然分布很广,数量很大,但一旦加以私用,往往感到数量远远供不应求。人们为了生产和经济利益,则不考虑这些种类本身的前途及造成的生态问题,盲目地采收,最终导致它们的濒危或灭绝。如我国的重要药用植物人参、天麻、黄芪、甘草、七叶一枝花等的天然贮藏量已很少了。山东也有这种情况,如珊瑚菜、单叶蔓荆、桔梗、北细辛、黄精、罗布麻等药用和纤维植物的数量都在减少,而天麻等种类已很难见到。还有一些观赏植物如山茶、青岛百合、山东银莲花、烟台翠雀、有斑百合、北重楼等,也由于被肆意采挖而处于受威胁状态。如再不加以制止滥挖,不注意保护,最终也要导致其进入灭绝的境地。因此,在利用野生植物资源时,必须适度,并且要进行有关的科学研究,了解和掌握其生物学和生态学特征,以及它们的多种用途,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采收利用,否则有许多种类可能在未有发现它们更重要的用途之前而毁灭。另外,有些种类现在可能尚不能利用,随着科学研究的深入进行,有更多有价值的资源植物将会被发现并利用,这样可利用的植物就不仅仅是限于一小部分了。由此也可以减轻对目前公认是重要的、有价值的种类的利用压力。
    三、工业化、城市化及环境污染
    随着人类的科技进步和文明提高,工业化和城市化已是一种历史潮流。工业化和城市化对植物的破坏也是相当严重的。一方面工业化和城市化占用大片土地,使自然植物遭到灭顶之灾,另一方面植物做为重要的工业原料和资源也被不断利用。而更为严重的是,工业化和城市化所造成的环境污染,也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植物,并且污染对植物的不利影响是大范围的和长期的。需要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污染对植物的生存是不利的,但有许多植物,特别是众多植物所形成的群落可以净化污染,制造氧气,这对于人类是极为重要的。因此,在城市和工矿区,保存自然植被和建造人工群落,不仅有利于对植物资源的保护,也更有益于人类。山东省是农业大省,但近些年来工业发展与城市建设突飞猛进,特别是乡镇企业和中小城市的出现更如雨后春笋,日新月异。因此在发展和建设中小城镇时,"应尽量减少对植被的破坏并注重植被的建造。"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我们不应忘记历史上和现实中由于植被破坏而对人类造成的严重恶果。
    四、观光和旅游
    由于观光和旅游对植物资源的破坏,在国内外早有先例,但目前在发达国家,由于公民生态意识的提高和法制观念的强化,任意破坏植物资源的现象已很少发生。我国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加深,旅游业也开始兴盛。不仅一些著名的旅游胜地游人大增,如长白山、西双版纳、黄山、庐山、泰山、崂山等,许多过去未曾开发的风景点也都开辟为旅游区,如四川的九寨沟、湖南的张家界、西藏的墨脱及新疆、内蒙、黑龙江省等地的一些新旅游点。这些旅游点大都处在自然植被茂密、植物种类繁多的地带。常言道,"青山绿水好风光",青山者,绿色植物也,没有绿色植物谈何青山,没有青山难有绿水,当然也就不存在好风光了。然而由于保护和管理措施跟不上,已使旅游区的植物资源遭到程度不同的破坏。不仅在新开辟的旅游区各种制度极不完善,管理人员不足,即使在老旅游区,面对激增如流的游人,管理部门也束手无策,显得无能为力。更严重的是有些部门只考虑到赚钱,唯利是图,根本不顾及对资源的保护问题。长此以往,由于植被的破坏,不仅旅游事业本身难以发展,当地的环境也将受到严重影响。为了单纯的旅游而破坏天然的植被资源是不可取的。在山东省,一些新的旅游点证在开发和开放,如济南的龙宫洞、长清的小娄峪、青州的仰天寺、枣庄的抱犊崮、荣城的伟德山等。这些旅游点多是以天然的次生林为主要开发对象,由于山林的面积都不大,周围环境又都较恶劣,一但破坏再恢复是相当困难的。保护和管理好旅游区的植被资源,目前最突出的难题是人们的生态意识和法制观念普遍较差,而管理人员的素质也并不高,这就需要有关部门加强宣传教育和立法工作,使游人和管理人员都能自觉地保护环境,保护绿色植物,这将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
五、其它方面
    除上面论述的原因外,造成植物濒危的因素还很多,比如突发性的病虫灾害,灾难性的环境剧烈变化,植物本身生活力下降,虫媒植物缺少传粉者等,这些因素常常是短时间的和不可预测的,一般情况下在一段时间以后植物可以再恢复。如六七十年代在胶东地区发生的大面积的松毛虫和松干蚧虫灾,便使胶东的赤松几乎死绝。但十几年后,更新的赤松又蔚然成林,遍布胶东丘陵。

稀有濒危植物产生的原因
    稀有濒危植物产生的原因很多,有自身的原因,也有外界的因素。自身的原因是受植物的个体发育和系统发育特征所制约,而外因则主要是人类活动所形成的,并且这种作用远远超过了生物自身的原因。自从30多亿年前地球上出现生命之后,生物界就存在着新的种类不断形成和产生,老的种类不断退化和灭绝的自然规律,植物也是如此。植物在其长期的进化,发展和对环境的适应过程中,一些种类生活力不断增强,另一些种类则生活力下降,竞争不过其它种类,或者不能适应环境的变化,而最终被自然淘汰。例如,地球上出现剧烈的环境变化时,特别是历史上的冰期和后冰河干热期的出现,使过去很多非常繁茂的植物完全灭绝,现在只能从化石中去找它们。当时,有一些原分布在山东地区的植物也可能向南退却而在山东绝迹,或者保存在局部小环境中。从山东境内发现的化石看,在古生代后期的石炭、二迭纪时,胶东半岛和鲁中南地区具有湿润的气候条件,分布着茂密的森林植被。森林的种类主要以蕨类和种子蕨类最为丰富,其次是鳞木及裸子植物。以后则除种子蕨、科达树类外,尚有松柏和银杏属(Ginkgo)、苏铁(Cycas)等。经过中生代相当长时期的干燥气候,到侏罗纪又转化为湿润,有利于植物的生长与进化,组成森林的主要种类是银杏、苏铁、本内苏铁(Cycadoidea)及松柏类。这可以从博山煤田的构成及化石中得到证实。而上述种类除银杏目前在山东还有人工栽培外,其它早已灭绝。在新生代的老第三纪,山东的气候温暖湿润,植被属亚热带类型。组成植被的优势种类有松(Pinus)、雪松(Cedrus)、桦(Betula)、榆(Ulmus)、黄杨(Buxus)、杨梅(Mureica)、山核桃(Carya)、水杉(Metasequoia)、红杉(Sequoia)、水青冈(Fagus)、连香树(Cercidiphyllum),昆栏树(Trochodendror)等。在新第三纪,山东的气候开始转冷干燥,植被为暖温带——亚热带的过渡或混交类型。建群种类除杨、桦木、桤木(Alnus)、榆、胡桃(Juglans)等外,还有无患子科、楝科、省姑油科、大风子科、桑科、金缕梅科等热带、亚热带种类。而这些种类在山东多已无自然分布,只是在临朐山旺的古化石中可以找到。到了第四纪,由于冰期的影响,山东的年平均气温下降了7lO`C,降水也大大减少,气候具有暖温带气候的基本特征,植被也发展为典型批暖温带落叶阔叶林植被。组成植被的优势种类是各种温带性质的落叶阔叶树种和灌木及草本。常绿的热带、亚热带种类已成为稀有植物。但由于山东的植物区系与第三纪的植物有着密切的亲缘关系,加之局部小气候的影响,山东植物区系中仍有较多的落叶的热带、亚热带植物成分,但数量都不很大,它们构成了山东濒危植物的主要类型。此外,在植物长期的发育、进化中形成的山东特有植物,由于种类不多,也是稀有的类型。上述分析表明,由于地史变迁及环境变化的原因,山东的植物与过去相比,无论在种类组成还是数量上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地质时期曾经非常繁茂的植物有些已完全灭绝,只能在化石中去寻找它们,有些只在局部地区保留下来。可能有许多植物在人们还没有认识和发现它们或者还不了解其经济价值以前,也许早已绝迹了。这些原因,人类往往是难以制止的。然而,当前大量植物的灭绝或者处于濒危灭绝的处境,则的的确确是由于人类的各种生活与生产活动所引起,特别是由于近代的人类活动所造成的。人类活动引起植物濒危的原因,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大面积的森林采伐、开垦 
    山东是中华民族发祥地之一,人类活动历史悠久,因而对植物的影响尤为严重。早在公元前一千多年,山东省还分布有较茂密的森林植被,如《禹贡》中载有“济河惟兖州……厥草惟繇,厥木惟条。"更晚些时候,山东的森林植被他仍然繁茂,如《水游》中描写的
黑松林(实为侧柏林),树木高大参天,遮荫蔽日,林内还有老虎等猛兽出入,可见当时的森林盛况。但是在山东省,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农业就已经相当发达了,在《管子,地员篇》中曾有这样的记载:"赤垆历疆肥,五种无不宜,其麻白,其布黄,其草宜白,茅与灌,其木宜赤棠,见是土也,命之曰四施,四七二十八尺,而至于泉。"从这一记载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当时处于山东境内的齐国,农业生产已相当发达,且考虑到因地制宜了。《国语·齐语》中写道。"齐带山海,膏壤千里。”"粟如丘山。"并描述齐国国都临淄为"临淄藏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击
筑弹琴,斗鸡走犬…。》这表明当时的农业及人民生活都已达到很高的水平。由于农业的发展,森林到处被砍伐,以至目前在山东境内难以找到天然的原始森林植被。而由于森林的破坏,植物首当其冲受到危害,这不仅由于森林本身是由植物构成的,破坏了森林也就意味着消灭了植物,而森林的破坏也引起了周围环境的政变,使森林内外的植物受到不同程度的危害。同时,森林的破坏也殃及了依赖于森林的动物和微生物,最终也将威胁到人类本身的生存。因此,保护森林。不仅是保护森林和植物界本身,更重要的是保护人类自己。生态学家指出,"群落的发展导致物种的发展",同样群落的破坏也意味着物种的破坏。而森林群落是地球上包含生物种类最多的群落,要保护物种,必须首先保护森林。"目前对森林的保护还多处于保护小环境,保护水土这一观念,还未上升到保护植物、保护物种和保护生物多样性这样的高度上来看待,这还有待有于生物学家、生态学家、林学家、环保学家等做大量的宣传教育工作。
   二、过度采收与利用
    对植物的不合理利用,尤其是对一些经济意义较大的资源植物的过度采收与利用,是造成植物濒危或灭绝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例如对某些药用植物、纤维植物、用材植物等的过度利用。从表面看来,有些植物天然分布很广,数量很大,但一旦加以私用,往往感到数量远远供不应求。人们为了生产和经济利益,则不考虑这些种类本身的前途及造成的生态问题,盲目地采收,最终导致它们的濒危或灭绝。如我国的重要药用植物人参、天麻、黄芪、甘草、七叶一枝花等的天然贮藏量已很少了。山东也有这种情况,如珊瑚菜、单叶蔓荆、桔梗、北细辛、黄精、罗布麻等药用和纤维植物的数量都在减少,而天麻等种类已很难见到。还有一些观赏植物如山茶、青岛百合、山东银莲花、烟台翠雀、有斑百合、北重楼等,也由于被肆意采挖而处于受威胁状态。如再不加以制止滥挖,不注意保护,最终也要导致其进入灭绝的境地。因此,在利用野生植物资源时,必须适度,并且要进行有关的科学研究,了解和掌握其生物学和生态学特征,以及它们的多种用途,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采收利用,否则有许多种类可能在未有发现它们更重要的用途之前而毁灭。另外,有些种类现在可能尚不能利用,随着科学研究的深入进行,有更多有价值的资源植物将会被发现并利用,这样可利用的植物就不仅仅是限于一小部分了。由此也可以减轻对目前公认是重要的、有价值的种类的利用压力。
    三、工业化、城市化及环境污染
    随着人类的科技进步和文明提高,工业化和城市化已是一种历史潮流。工业化和城市化对植物的破坏也是相当严重的。一方面工业化和城市化占用大片土地,使自然植物遭到灭顶之灾,另一方面植物做为重要的工业原料和资源也被不断利用。而更为严重的是,工业化和城市化所造成的环境污染,也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植物,并且污染对植物的不利影响是大范围的和长期的。需要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污染对植物的生存是不利的,但有许多植物,特别是众多植物所形成的群落可以净化污染,制造氧气,这对于人类是极为重要的。因此,在城市和工矿区,保存自然植被和建造人工群落,不仅有利于对植物资源的保护,也更有益于人类。山东省是农业大省,但近些年来工业发展与城市建设突飞猛进,特别是乡镇企业和中小城市的出现更如雨后春笋,日新月异。因此在发展和建设中小城镇时,"应尽量减少对植被的破坏并注重植被的建造。"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我们不应忘记历史上和现实中由于植被破坏而对人类造成的严重恶果。
    四、观光和旅游
    由于观光和旅游对植物资源的破坏,在国内外早有先例,但目前在发达国家,由于公民生态意识的提高和法制观念的强化,任意破坏植物资源的现象已很少发生。我国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加深,旅游业也开始兴盛。不仅一些著名的旅游胜地游人大增,如长白山、西双版纳、黄山、庐山、泰山、崂山等,许多过去未曾开发的风景点也都开辟为旅游区,如四川的九寨沟、湖南的张家界、西藏的墨脱及新疆、内蒙、黑龙江省等地的一些新旅游点。这些旅游点大都处在自然植被茂密、植物种类繁多的地带。常言道,"青山绿水好风光",青山者,绿色植物也,没有绿色植物谈何青山,没有青山难有绿水,当然也就不存在好风光了。然而由于保护和管理措施跟不上,已使旅游区的植物资源遭到程度不同的破坏。不仅在新开辟的旅游区各种制度极不完善,管理人员不足,即使在老旅游区,面对激增如流的游人,管理部门也束手无策,显得无能为力。更严重的是有些部门只考虑到赚钱,唯利是图,根本不顾及对资源的保护问题。长此以往,由于植被的破坏,不仅旅游事业本身难以发展,当地的环境也将受到严重影响。为了单纯的旅游而破坏天然的植被资源是不可取的。在山东省,一些新的旅游点证在开发和开放,如济南的龙宫洞、长清的小娄峪、青州的仰天寺、枣庄的抱犊崮、荣城的伟德山等。这些旅游点多是以天然的次生林为主要开发对象,由于山林的面积都不大,周围环境又都较恶劣,一但破坏再恢复是相当困难的。保护和管理好旅游区的植被资源,目前最突出的难题是人们的生态意识和法制观念普遍较差,而管理人员的素质也并不高,这就需要有关部门加强宣传教育和立法工作,使游人和管理人员都能自觉地保护环境,保护绿色植物,这将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
五、其它方面
    除上面论述的原因外,造成植物濒危的因素还很多,比如突发性的病虫灾害,灾难性的环境剧烈变化,植物本身生活力下降,虫媒植物缺少传粉者等,这些因素常常是短时间的和不可预测的,一般情况下在一段时间以后植物可以再恢复。如六七十年代在胶东地区发生的大面积的松毛虫和松干蚧虫灾,便使胶东的赤松几乎死绝。但十几年后,更新的赤松又蔚然成林,遍布胶东丘陵。

稀有濒危植物产生的原因
    稀有濒危植物产生的原因很多,有自身的原因,也有外界的因素。自身的原因是受植物的个体发育和系统发育特征所制约,而外因则主要是人类活动所形成的,并且这种作用远远超过了生物自身的原因。自从30多亿年前地球上出现生命之后,生物界就存在着新的种类不断形成和产生,老的种类不断退化和灭绝的自然规律,植物也是如此。植物在其长期的进化,发展和对环境的适应过程中,一些种类生活力不断增强,另一些种类则生活力下降,竞争不过其它种类,或者不能适应环境的变化,而最终被自然淘汰。例如,地球上出现剧烈的环境变化时,特别是历史上的冰期和后冰河干热期的出现,使过去很多非常繁茂的植物完全灭绝,现在只能从化石中去找它们。当时,有一些原分布在山东地区的植物也可能向南退却而在山东绝迹,或者保存在局部小环境中。从山东境内发现的化石看,在古生代后期的石炭、二迭纪时,胶东半岛和鲁中南地区具有湿润的气候条件,分布着茂密的森林植被。森林的种类主要以蕨类和种子蕨类最为丰富,其次是鳞木及裸子植物。以后则除种子蕨、科达树类外,尚有松柏和银杏属(Ginkgo)、苏铁(Cycas)等。经过中生代相当长时期的干燥气候,到侏罗纪又转化为湿润,有利于植物的生长与进化,组成森林的主要种类是银杏、苏铁、本内苏铁(Cycadoidea)及松柏类。这可以从博山煤田的构成及化石中得到证实。而上述种类除银杏目前在山东还有人工栽培外,其它早已灭绝。在新生代的老第三纪,山东的气候温暖湿润,植被属亚热带类型。组成植被的优势种类有松(Pinus)、雪松(Cedrus)、桦(Betula)、榆(Ulmus)、黄杨(Buxus)、杨梅(Mureica)、山核桃(Carya)、水杉(Metasequoia)、红杉(Sequoia)、水青冈(Fagus)、连香树(Cercidiphyllum),昆栏树(Trochodendror)等。在新第三纪,山东的气候开始转冷干燥,植被为暖温带——亚热带的过渡或混交类型。建群种类除杨、桦木、桤木(Alnus)、榆、胡桃(Juglans)等外,还有无患子科、楝科、省姑油科、大风子科、桑科、金缕梅科等热带、亚热带种类。而这些种类在山东多已无自然分布,只是在临朐山旺的古化石中可以找到。到了第四纪,由于冰期的影响,山东的年平均气温下降了7lO`C,降水也大大减少,气候具有暖温带气候的基本特征,植被也发展为典型批暖温带落叶阔叶林植被。组成植被的优势种类是各种温带性质的落叶阔叶树种和灌木及草本。常绿的热带、亚热带种类已成为稀有植物。但由于山东的植物区系与第三纪的植物有着密切的亲缘关系,加之局部小气候的影响,山东植物区系中仍有较多的落叶的热带、亚热带植物成分,但数量都不很大,它们构成了山东濒危植物的主要类型。此外,在植物长期的发育、进化中形成的山东特有植物,由于种类不多,也是稀有的类型。上述分析表明,由于地史变迁及环境变化的原因,山东的植物与过去相比,无论在种类组成还是数量上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地质时期曾经非常繁茂的植物有些已完全灭绝,只能在化石中去寻找它们,有些只在局部地区保留下来。可能有许多植物在人们还没有认识和发现它们或者还不了解其经济价值以前,也许早已绝迹了。这些原因,人类往往是难以制止的。然而,当前大量植物的灭绝或者处于濒危灭绝的处境,则的的确确是由于人类的各种生活与生产活动所引起,特别是由于近代的人类活动所造成的。人类活动引起植物濒危的原因,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大面积的森林采伐、开垦 
    山东是中华民族发祥地之一,人类活动历史悠久,因而对植物的影响尤为严重。早在公元前一千多年,山东省还分布有较茂密的森林植被,如《禹贡》中载有“济河惟兖州……厥草惟繇,厥木惟条。"更晚些时候,山东的森林植被他仍然繁茂,如《水游》中描写的
黑松林(实为侧柏林),树木高大参天,遮荫蔽日,林内还有老虎等猛兽出入,可见当时的森林盛况。但是在山东省,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农业就已经相当发达了,在《管子,地员篇》中曾有这样的记载:"赤垆历疆肥,五种无不宜,其麻白,其布黄,其草宜白,茅与灌,其木宜赤棠,见是土也,命之曰四施,四七二十八尺,而至于泉。"从这一记载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当时处于山东境内的齐国,农业生产已相当发达,且考虑到因地制宜了。《国语·齐语》中写道。"齐带山海,膏壤千里。”"粟如丘山。"并描述齐国国都临淄为"临淄藏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击
筑弹琴,斗鸡走犬…。》这表明当时的农业及人民生活都已达到很高的水平。由于农业的发展,森林到处被砍伐,以至目前在山东境内难以找到天然的原始森林植被。而由于森林的破坏,植物首当其冲受到危害,这不仅由于森林本身是由植物构成的,破坏了森林也就意味着消灭了植物,而森林的破坏也引起了周围环境的政变,使森林内外的植物受到不同程度的危害。同时,森林的破坏也殃及了依赖于森林的动物和微生物,最终也将威胁到人类本身的生存。因此,保护森林。不仅是保护森林和植物界本身,更重要的是保护人类自己。生态学家指出,"群落的发展导致物种的发展",同样群落的破坏也意味着物种的破坏。而森林群落是地球上包含生物种类最多的群落,要保护物种,必须首先保护森林。"目前对森林的保护还多处于保护小环境,保护水土这一观念,还未上升到保护植物、保护物种和保护生物多样性这样的高度上来看待,这还有待有于生物学家、生态学家、林学家、环保学家等做大量的宣传教育工作。
   二、过度采收与利用
    对植物的不合理利用,尤其是对一些经济意义较大的资源植物的过度采收与利用,是造成植物濒危或灭绝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例如对某些药用植物、纤维植物、用材植物等的过度利用。从表面看来,有些植物天然分布很广,数量很大,但一旦加以私用,往往感到数量远远供不应求。人们为了生产和经济利益,则不考虑这些种类本身的前途及造成的生态问题,盲目地采收,最终导致它们的濒危或灭绝。如我国的重要药用植物人参、天麻、黄芪、甘草、七叶一枝花等的天然贮藏量已很少了。山东也有这种情况,如珊瑚菜、单叶蔓荆、桔梗、北细辛、黄精、罗布麻等药用和纤维植物的数量都在减少,而天麻等种类已很难见到。还有一些观赏植物如山茶、青岛百合、山东银莲花、烟台翠雀、有斑百合、北重楼等,也由于被肆意采挖而处于受威胁状态。如再不加以制止滥挖,不注意保护,最终也要导致其进入灭绝的境地。因此,在利用野生植物资源时,必须适度,并且要进行有关的科学研究,了解和掌握其生物学和生态学特征,以及它们的多种用途,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采收利用,否则有许多种类可能在未有发现它们更重要的用途之前而毁灭。另外,有些种类现在可能尚不能利用,随着科学研究的深入进行,有更多有价值的资源植物将会被发现并利用,这样可利用的植物就不仅仅是限于一小部分了。由此也可以减轻对目前公认是重要的、有价值的种类的利用压力。
    三、工业化、城市化及环境污染
    随着人类的科技进步和文明提高,工业化和城市化已是一种历史潮流。工业化和城市化对植物的破坏也是相当严重的。一方面工业化和城市化占用大片土地,使自然植物遭到灭顶之灾,另一方面植物做为重要的工业原料和资源也被不断利用。而更为严重的是,工业化和城市化所造成的环境污染,也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植物,并且污染对植物的不利影响是大范围的和长期的。需要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污染对植物的生存是不利的,但有许多植物,特别是众多植物所形成的群落可以净化污染,制造氧气,这对于人类是极为重要的。因此,在城市和工矿区,保存自然植被和建造人工群落,不仅有利于对植物资源的保护,也更有益于人类。山东省是农业大省,但近些年来工业发展与城市建设突飞猛进,特别是乡镇企业和中小城市的出现更如雨后春笋,日新月异。因此在发展和建设中小城镇时,"应尽量减少对植被的破坏并注重植被的建造。"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我们不应忘记历史上和现实中由于植被破坏而对人类造成的严重恶果。
    四、观光和旅游
    由于观光和旅游对植物资源的破坏,在国内外早有先例,但目前在发达国家,由于公民生态意识的提高和法制观念的强化,任意破坏植物资源的现象已很少发生。我国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加深,旅游业也开始兴盛。不仅一些著名的旅游胜地游人大增,如长白山、西双版纳、黄山、庐山、泰山、崂山等,许多过去未曾开发的风景点也都开辟为旅游区,如四川的九寨沟、湖南的张家界、西藏的墨脱及新疆、内蒙、黑龙江省等地的一些新旅游点。这些旅游点大都处在自然植被茂密、植物种类繁多的地带。常言道,"青山绿水好风光",青山者,绿色植物也,没有绿色植物谈何青山,没有青山难有绿水,当然也就不存在好风光了。然而由于保护和管理措施跟不上,已使旅游区的植物资源遭到程度不同的破坏。不仅在新开辟的旅游区各种制度极不完善,管理人员不足,即使在老旅游区,面对激增如流的游人,管理部门也束手无策,显得无能为力。更严重的是有些部门只考虑到赚钱,唯利是图,根本不顾及对资源的保护问题。长此以往,由于植被的破坏,不仅旅游事业本身难以发展,当地的环境也将受到严重影响。为了单纯的旅游而破坏天然的植被资源是不可取的。在山东省,一些新的旅游点证在开发和开放,如济南的龙宫洞、长清的小娄峪、青州的仰天寺、枣庄的抱犊崮、荣城的伟德山等。这些旅游点多是以天然的次生林为主要开发对象,由于山林的面积都不大,周围环境又都较恶劣,一但破坏再恢复是相当困难的。保护和管理好旅游区的植被资源,目前最突出的难题是人们的生态意识和法制观念普遍较差,而管理人员的素质也并不高,这就需要有关部门加强宣传教育和立法工作,使游人和管理人员都能自觉地保护环境,保护绿色植物,这将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
五、其它方面
    除上面论述的原因外,造成植物濒危的因素还很多,比如突发性的病虫灾害,灾难性的环境剧烈变化,植物本身生活力下降,虫媒植物缺少传粉者等,这些因素常常是短时间的和不可预测的,一般情况下在一段时间以后植物可以再恢复。如六七十年代在胶东地区发生的大面积的松毛虫和松干蚧虫灾,便使胶东的赤松几乎死绝。但十几年后,更新的赤松又蔚然成林,遍布胶东丘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