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植物学动物学在线支持英语沙龙生物博物自然与创新通选课概况

     中国基因 ------- 赛若金

  α-1b干扰素(赛若金)从研制成功到大规模生产,创造了五个第一:第一个采用中国人基因的生物工程药物;卫生部批准生产的第一个基因工程药物;国家一类新药证书;中国“863”计划生物技术领域第一个实现产业化的项目;第一批国家火炬项目。

  α-1b干扰素实验室的研究完成之后,一位外国专家断言:中国要实现干扰素的产业化,只能是天方夜谭。然而,科兴生物工程公司的诞生,打破了这一预言。在过去的5年里,科兴人创造了奇迹:从一项技术到成熟的产品——赛若金,从一个企业到中国最大的生物工程基地。1996年科兴的销售额为6000万元,两年后便被改写为2亿元,利税增长了将近12倍。“赛若金”一跃成为中国干扰素第一品牌,连续3年所占市场份额超过60%。

  在这一过程中,有三个关键人物,他们是:中国工程院的侯云德院士、北京大学的陈章良教授和潘爱华博士。他们一起完成了一个中国人的梦想,谱写出了中国基因工程之歌!

  
侯云德:中国的“干扰素之父”

  侯云德被称为“中国干扰素之父”,是他发现了α-1b干扰素。

  50年前,两位英国学者发现了干扰素及其作用。20世纪80年代,美国、瑞士等国的科学家以基因工程的方式,把干扰素制备成治疗药物,并投放市场,它很快成为国际公认的治疗肝炎、肿瘤等疾病的首选药。干扰素十分珍贵,每克价值50万美元。

  中国科学家当然也瞄上了干扰素。1983年,中国有了第一个生物工程开发中心,同时,由侯云德领衔的中国第一个干扰素实验室宣告成立。在此后数年里,侯云德等人又有一系列的发现。1986年,国家“863”计划将生物工程列在七大领域之首。1987年,第一个采用中国人基因克隆和表达的干扰素完成了试验……

  干扰素是人体分泌的一种蛋白质,具有广谱抗病毒、抗肿瘤和免疫功能。外国生产的干扰素为α-2a和α-2b,基因来自瘤细胞和白种人白细胞。1987年,侯云德等学者首次发现,中国人白细胞在受到病毒攻击时,诱生出的干扰素主要类型不是α2,而是α1。

  实验的过程充满艰难。比如,国外采用非洲爪蟾蜍的卵细胞测定干扰素核糖核酸,而国内弄不到这种东西,侯云德经过反复试验,终于找到了替代品非洲鲫鱼卵母细胞,从而避免了实验的流产。

  
陈章良:生物工程的带头人

  获得华盛顿大学博士学位的陈章良,是我国最著名的生物学家之一。多年来,他一直担任着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北大蛋白质工程及植物基因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国家863高技术生物技术领域委员会委员等职。他1991年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贾乌德· 侯赛因奖”,并成为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最年轻的教授之一;1992年,被评为“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和“全国科技先锋”……

  陈章良在植物蛋白质工程和基因农业等课题研究上硕果累累,主要著述包括《植物基因工程研究》、《植物基因工程学》、《植物基因与分子操作》及《现代生物技术导论》等。他深感“技术如果没有开发,躺在实验室里就永远是技术”,因此,从1992年开始,他和潘爱华等人在北大未名湖畔创立了未名生物技术公司,开始致力于生物技术的产业化实践。北大未名很快便成为拥有17家子公司的集团。

  以基因工程、蛋白质工程、细胞工程、发酵工程和酶工程为主体的生物工程,被公认为21世纪科学技术的核心。基因农业、基因药物已经给美国带来数百亿美元的销售额。陈章良深知这一点,他要寻找一个好项目,以带动中国基因工程产业的发展。

  1995年,北大未名便和美国汉鼎亚太投资公司合作,出资1.2亿元买下了科兴。当时的科兴前景一片黯淡:由于投资周期长,资金严重不足;4000万元贷款无力偿还,账户被严密监控;上门讨债者络绎不绝;销售额基本上为零……这种时候,北大未名为何敢打科兴的主意?陈章良说,在所有已开发成功和正在开发的基因工程产品中,α-1b干扰素最具有独特性和国际先进水平,最能展示我国科学家艰苦奋斗、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科兴的成败,将直接影响中国生物工程产业的发展。

  
“盯住潘爱华,他是北大的资产”

  潘爱华已经获得了生物化学学博士,而且正在攻读政治经济学博士。但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学问,而是实践。

  有人说,潘爱华是有商业意识的科学家,有科学头脑的企业家。他不仅对世界生物工程技术“门清”,而且懂得市场;不仅善于经营、管理企业,而且善于进行资本运作。

  1997年以来,潘爱华被美国名人协会评为“世界500位最有影响力的领导者”之一,被国家科技部评为“十大杰出跨世纪科技人才”,被团中央评为“科技创业十杰”之一……

  北大一位负责人说:“盯住潘爱华,他是北大的资产。”———潘爱华不是人才,而是“资产”。

  科兴的成功靠的是什么?潘爱华说,依靠的是观念、体制、技术、市场、产品和管理等6个方面的创新,其中最重要的是观念创新,观念的突破像摸电灯开关一样,开灯之前一片黑暗,开灯之后一片光明。作为科兴的总裁,潘爱华先后提出了“无形资产有形化”、“生物重组”、“社会基因学说”等理论。

  潘爱华为科兴,同时也为中国的基因工程产业,提出发展的基本思路:“利用一个产品启动一个市场;利用一个市场发展一个企业;利用一个企业创建一个基地;利用一个基地推动一个产业。”目前,科兴已经走过了第一、二阶段,进入了利用企业创建基地阶段。

  从实验室到产业化,是一个巨大的链环,缺一环都可能面临失败。侯云德,技术发明人;陈章良,投资决策人;潘爱华,企业成功的领导者。三个基因工程领域的杰出人物成就了一个产品,同时也成就了中国的基因工程事业。

  赛若金,中国基因,它是中国科学家智慧的象征,它像金子一样闪耀着光芒!